http://www.irxmbv.tw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資訊 > 理財 >

“消失”的銀行:中國銀行業暴露的強烈求生欲

[摘要]對于商業銀行而言,利潤率下滑、壞賬率飆升都只是結果,最深刻的挑戰在于,它們一直以來習慣的生產方式和運行規則走到不得不變的臨界點。而環顧四周,幾乎每一項業務、每個細分領域都開始有了更高效和便利的服務提供商。

如果組織內部變化的速度慢于外部變化的速度,那么失敗就在眼前。

 

——杰克·韋爾奇。

 

中國銀行業的“求生欲”似乎從未如此強烈。

 

對于商業銀行而言,利潤率下滑、壞賬率飆升都只是結果,最深刻的挑戰在于,它們一直以來習慣的生產方式和運行規則走到不得不變的臨界點。而環顧四周,幾乎每一項業務、每個細分領域都開始有了更高效和便利的服務提供商。

 

不進則退,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

 

不同類型、處于不同發展階段的銀行都在急于找尋新的出口,比如發力零售業務、轉型toB服務。但如果從更高的維度來總結,回顧整個2018年,“開放”是大家共同的選擇。

 

昨天,百信銀行和百度云舉辦的一場活動就把主題定為了:OpenBanking-銀行開放求“生”。

 

來自建行、農行、民生、光大等各銀行的相關負責人探討了關于銀行未來戰略的構想,盡管大家的具體策略千差萬別,但是在成為“開放銀行”這點上卻前達成了共識。

 

事實上,關于“開放銀行“的構想,早已不止停留在戰略層面。

 

今年7月,浦發銀行推出業內首個APIBANK(無界開放銀行)之后,8月建設銀行的開放銀行管理平臺正式上線。此外,工行、招行等也相繼推出新產品,向“開放銀行”轉型。

 

盡管從時間上看,“開放銀行”的概念早已出現,但直到今年我們才算真正看到它清晰的面目,這是互聯網技術應用深化的結果,也是新經濟演進的必然要求。所以,2018年我們迎來了真正意義上的“開放銀行”元年。

“消失”的銀行:中國銀行業暴露的強烈求生欲

1

 

什么是“開放銀行”

 

嚴格意義上來說,“開放銀行”并沒有標準的解釋,國外“Openbanking”的概念源自英國金融監管部門一次自上而下的制度變革。

 

2016年,英國CMA(CompetitionandMarketsAuthority)發布調查報告稱,和小型機構相比,占有絕大部分市場的大中型銀行無需努力競爭就能留住客戶,限制了市場創新和客戶體驗。

 

為了解決大型商業銀行壟斷市場的問題,CMA要求轄內的9大商業銀行開放API接口給其他金融服務平臺,這些包括第三金融科技企業等在內的中小服務商可以獲得更多客戶數據,加速創新。

 

也就是說,這些大型商業銀行之所以會成“開放銀行”其實是被迫的,是英國政府通過制度推動市場發展的結果。

 

相比之下,國內的“開放銀行”顯然不是由制度推動的,而是一種主動選擇的結果。但與前述“Openbanking”相一致的其實是銀行的“共享性”,共享數據、用戶、服務、流程等成為了“開放銀行”的最大特點。

 

咨詢公司Gartner對開放銀行的定義也與“共享“有關,他們認為,開放銀行是一種平臺化商業模式,通過與商業生態系統共享數據、算法、交易、流程和其他業務功能,為商業生態系統的客戶、員工、第三方開發者、金融科技公司、供應商和其他合作伙伴提供服務,使銀行創造出新的價值,構建新的核心能力。

 

結合這個定義,在國內許多從業者看來,“開放銀行”最早可以追溯到以前銀行提供的“企業銀行”服務以及“銀銀平臺”服務。

 

“企業銀行”服務主要是銀行與企業間的信息和數據共享,銀行通過一個前置的接口與企業進行系統對接,幫助企業掌握實時的財務狀況,提供支付、外匯、供應鏈金融等服務。

 

而“銀銀平臺”則是銀行與銀行間的共享,以興業銀行的金融科技子公司興業數金為例,其前身就是銀銀平臺,將管理、科技、業務流程等作為可輸出的產品,為各類合作銀行提供全面的金融服務解決方案。

 

當然,隨著技術的發展,如今“開放銀行”的內涵變得更加豐富,外延也在迅速擴大。在昨天的會議上,我聽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解釋,建信金科總裁雷鳴在演講中提到:

 

“新技術是通過對生產工具的改變,改變了生產力,從而下一步必將影響生產關系。其實我們討論的開放銀行或者銀行開放,是一種生產關系的遷移,我和我的生產伙伴和上下游之間相互的節點遷移,所以改變了鏈接方式和商業模式,同時也改變了自己的模式。”

 

2

 

“消失”的銀行

 

為什么“開放銀行”會成為大家共同的選擇?或者回到開頭的問題,為什么到2018年“開放銀行”才真正迎來屬于自己的發展“元年”?

 

總結起來,至少有三個關鍵原因。

 

1、技術的成熟

 

如今我們所熟識的大數據理論其實在上個世紀90年代就已經成熟,但之所以到如今才真正能夠落地,源自于各項軟硬件條件的成熟,比如智能手機、4G網絡、云計算等等。

 

在以往的技術條件下,銀行以線下服務為主,根本無法收集用戶習慣、支付頻率等這樣的信息,也無法存儲和處理這些信息,就更不要提共享。而技術的成熟帶來了這種可能,包括API、SDK等接口技術的成熟,使得銀行服務嵌入場景變得容易起來。

 

2、“消失”的銀行

 

所謂“消失”的銀行,并不是說銀行將不再存在,而是銀行在受到沖擊之后,存在的形態可能會發生變化。

 

一方面,在各個細分領域,一些產品和服務的應用效率已經超過了銀行本身,比如二維碼支付和一些直面C端的貸款業務,這些可能直接沖擊到銀行原有的組織模式。

 

另一方面,銀行正在熟悉自己的另外一個角色——toB服務提供商。

 

舉個例子:一個用戶可能在電商平臺購物時用了銀行的貸款、在出行平臺買保險理財用了銀行賬戶,繳納水電費用的是銀行的云繳費服務,銀行和用戶之間發生了三次往來,但用戶可能完全不知道銀行的存在,這是不是也沒關系呢?

 

銀行確實在“消失”,但也正在轉化為另一種狀態和組織形式繼續存在。

 

3、產業互聯網發展的需求

 

金融本身是一種可以高度數字化的產業,但金融的數字化、智能化帶來的不僅是自身的升級,還是其他產業升級的一個切入口。

 

“伴隨著產業的數字化,金融其實扮演著一種相對自由的角色,它可以嵌入不同場景,形成更多數據回流。”民生科技總架構師李曉東在演講中強調。

 

他認為,金融產品在最近這些年來真正意義上的創新,或者完全創新已經并不多見了,但是金融的產品應用到生產生活當中的各種場景越來越深入,金融成為了各行業、各服務商完善服務和產品的一個抓手。

 

3

 

開放求“生”

 

盡管成為“開放銀行”是大家的共識,但是如何成為“開放銀行”或者成為什么樣的“開放銀行”,依然存在很多爭論。

 

其中,最大的分歧來自于,銀行到底應該自己成為一個“生態圈”,邀請大家進來,還是應該放低身段,到其他人的生態圈中,甘愿成為服務流程中的一個節點,而不再要求通吃所有服務。

 

這種選擇當然與銀行自身的處境有關,比如在零售業務擁有絕對優勢的招商銀行便選擇了前者。

 

不久前,招行宣布迭代上線兩款APP產品7.0版本——招行App7.0、掌上生活App7.0。招行也明確提出,App與銀行卡最大區別在于,前者是一個生態,而后者只是靜態的產品。

 

而更多后崛起的互聯網銀行,比如華瑞銀行、新網銀行則選擇了后者,他們也在不斷拓展合作服務商,以接口的方式不斷連接商業生態,希望可以后發先至。

 

但更多的銀行,可能還在猶豫和徘徊中。

 

關于這一點,昨天的分享會上,有一個讓我感觸很深的觀點可以和大家分享,來自光大銀行電子銀行部總經理楊兵兵:

 

他認為,原來銀行從線下到線上渠道的遷移,其實是分流的作用,但沒有改變整體的盤子;如果銀行進入到別人的平臺,或者有幸把自己的APP變成一個平臺的時候,一定是一個引流的作用,這個時候才會真正有流量的增長;而如果銀行真的能夠形成自己的生態,則可能有截流的效果。

 

“從分流、引流到截流,從渠道到平臺,這是我們的商業模式,是對電子渠道認知的一個演進,誰先演進,誰先獲得流量。”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上一篇:個人小額貸款辦理起來困難嗎?

下一篇:2019年首家 !CoinEx加密貨幣交易所宣布退出內地市場

第期特码免费资料